• <rt id="l6epf"></rt>
    <tt id="l6epf"></tt>

    1. 首頁|新聞|圖片|評論|共青團|溫暖的BaoBao|青年之聲|青春勵志|青年電視|中青校園|中青看點|教育|文化|軍事|體育|財經|娛樂|第一書記網|地方|游戲|汽車|
      首頁>>新聞 > 國際 >>  正文

      日本防疫面臨多重壓力

      發稿時間:2022-08-13 06:39:00 來源:光明日報 作者:馬玉安 中國青年網

        7月29日,戴口罩的行人走在日本東京澀谷街頭。新華社發

         據日本共同社8月11日報道,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統計數據顯示,日本在本月第一周內新增新冠肺炎感染人數高達1496968人,創下了連續3周為世界第一的紀錄。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日本政府的新冠肺炎專家組正在反復向內閣提交報告,要求日本政府“將新冠肺炎視作普通疾病”予以應對。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甚至一度表態,待“第七波疫情”緩解后,重新考慮疫情等級分類問題。

        疫情呈“爆炸式”蔓延

         日本此次的“第七波疫情”來勢兇猛,呈“爆炸式”蔓延的趨勢。從確診病例看,8月10日,日本國內新增確診病例250403人,創單日新增病例數新高且首次超過25萬,當日死亡人數為251人。

         從波及范圍看,8月3日,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中有24個新增確診病例數都創下新高。8月4日,東京都新增感染病例數為35339人,雖比一周前減少了5067人,但一周平均日增病例數依然超過3萬人。除了東京都,當天單日新增病例數超過1萬人的還有大阪府、千葉縣、神奈川縣、埼玉縣、愛知縣。另外,廣島縣、茨城縣、山梨縣、北海道等11個地區當天的單日新增病例數都刷新了歷史新高。

         從毒株的傳染性看,在變異新冠病毒奧密克戎亞型毒株BA.5大幅蔓延的同時,東京、大阪等地又相繼確認奧密克戎BA.2.75變異株的感染者,專家稱這種新型變異株的傳染性更強,可以達到BA.5變異株的3倍,并且已經在東京出現了流行跡象。

         日本專家表示,目前的感染狀況是前所未有的,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被感染都不足為奇。就連岸田文雄的“身邊人”也接連感染。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7月23日確診感染,隨后居家隔離,直到8月2日才恢復現場辦公。另外,8名首相秘書官中已有3人感染。至此,日本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的國會議員已達129人。

        “防疫降級”惹爭議

         面對目前疫情急速擴散的狀況,日本政府公開表示不會再次采取行動限制措施,而是要盡一切可能確保醫療系統的穩定。岸田文雄7月31日表示,考慮在“第七波疫情”緩解后,采取“防疫降級”措施加以應對。

         目前,日本政府將新冠肺炎疫情的危險等級確定為“二類傳染病”,與結核病同級。如果降為“五類傳染病”,新冠肺炎將等同于“季節性流感”,可以大幅緩解政府和醫院的負擔。

         按日本現行的相關法律規定,“防疫降級”后,患者的醫療費用將不再由政府全額報銷,而是適用于醫療保險制度,個人將承擔10%~30%的醫療費用。

         對于“防疫降級”,持反對意見的醫學界人士相當多。他們的觀點認為,目前傳播的BA.5毒株與新近發現的BA.2.75毒株有著極強的傳播力!胺酪呓导墶焙,政府對疫情傳播狀況如沒有良好的把握,恐會造成疏漏,導致感染范圍擴大,防控戰線拉長,同樣對防控疫情的大環境不利。更有業內人士指出,如果把新冠肺炎等同于感冒,將會進一步加大新冠病毒傳播鏈條的擴散。任何人都不會希望去醫院看普通疾病的時候,身邊就坐著一個新冠肺炎的陽性感染者而自己卻毫不知情。

         事實上,如果將新冠肺炎分類降為流感級別,患者將得不到醫療保險以外的任何保障。這引發了業內人士擔憂。

         目前,從預防環節的疫苗,到感染后居家隔離的食品和生活用品補助,日本新冠肺炎防控的所有應對措施都屬于公共服務。日本的新冠疫苗現在沒有“定價”,但想必不會便宜。迄今為止動員國民打免費疫苗都已經很費勁,如果自費并且還要接種好幾針,到頭來許多人將根本不會接種。如果因“防疫降級”導致疫苗接種率下降,想必既不是日本政府希望看到的狀況,也會因預防接種不力給醫療機構造成負擔。

        “反向效應”正持續發酵

         日本放寬防疫限制并沒有在經濟社會生活方面取得預期的效果。隨著“第七波疫情”蔓延,現有的防控著實陷入了“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”的兩難境地。集中體現在三個層面。

         一是旅游業仍遭冷遇。在全球旅游者“報復性旅游”的目的地心愿單上,日本依舊很受歡迎。日本的航空、酒店、零售業也期盼防疫政策進一步放寬,未來能拉動消費,進而提振日本經濟。但目前的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。日本移民服務局數據顯示,在6月10日至7月10日期間,日本一共接待了約1500名入境觀光游客,較2019年同期大幅下滑95%。這一數字與日本政府設定的每天接納2萬人次入境游客的上限數字形成了極大的反差。

         日元持續貶值本可能成為吸引外國游客赴日觀光的契機,但昔日因外國游客熱鬧非凡的東京、大阪、京都等地如今還是“萎靡不振”。據日媒報道,雖然首都圈的主題公園、大阪市的環球影城等景點都已恢復營業,但境外游客數量依然沒有回升跡象。在京都的幾大知名景點,游客同樣是寥寥無幾。

         二是家庭與社會生活形態發生變化。為應對疫情而采取的居家辦公制度改變了家庭生活的既有模式。不僅家庭矛盾增加,住房緊張問題也隨之出現。同時,企業如何考評居家員工的業績,如何確保企業各種商業與技術秘密不被泄露,如何確保員工對企業的忠誠度,也成了企業管理的新課題。在民間層面,比起感染新冠并重癥和死亡的風險,輿論似乎更關心日元貶值和物價飛漲導致的生計問題,并擔心日本經濟狀況在防疫政策下進一步疲軟。

         三是國民對防疫對策的預期值增高。日本共同社在7月30日和31日進行的全國范圍民意調查顯示,日本內閣支持率比上次統計直落12.2個百分點。創下了2021年10月岸田內閣成立以來的最低值。另外,不支持率增加了7.1個百分點。日本媒體分析指出,岸田內閣支持率創新低主要有三個原因:防疫政策、安倍國葬、統一教會事件。

         對于日本政府的疫情應對,給出“予以肯定”回答的比例比上次調查減少了7.7個百分點,為53.3%;給出“不予肯定”回答者的比例增加至42.2%。對政府物價上漲對策“予以肯定”者占28.1%,“不予肯定”者占63.6%。此外,在防止疫情蔓延和恢復經濟兩者孰輕孰重的問題上,有51.9%的人認為應該優先防止疫情擴大,有46.2%的人認為應該優先恢復經濟。

         因此,無論是否就“防疫降級”作出調整,日本在防疫對策方面已經顯得“力不從心”。日本厚生勞動省正在考慮推出折中方案。業內人士分析指出,日本的當務之急應當是有針對性地制定新的法律法規,并靈活調整就醫和療養體制。

         (本報記者 馬玉安)

      原標題:日本防疫面臨多重壓力
      責任編輯:高秀木
       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加載更多新聞
      熱門排行
      熱 圖
      校花爽?好舒服?快?深点

    2. <rt id="l6epf"></rt>
      <tt id="l6epf"></tt>